欢迎访问本网站,本网站主要提供seo基础教程知识、网站建设相关教程基础和深圳seo招聘信息,同时提供深圳搜索引擎优化服务!
深圳seo欢迎你的到来

免费诊断网站|企业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 QQ:276749026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seo自媒体 > 收费阅读、内容创业和网络霸凌

收费阅读、内容创业和网络霸凌

发布时间:2017-07-11 07:07内容来源: 点击:

上次说过和菜头把槽边往事变成了一个完全收费才能看的服务。这算不算内容创业?Keso今天写了一篇文章,认为内容收费不算内容创业。我赞同Keso的说法,写作本身是不具备资本增值的意义的,因为产出是有限的。要产生资本增值,就只能在其他路子上做文章,而不仅仅是靠把内容做好。

 

不过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,为什么免费的好文章会越来越少,以及为什么创造好内容的人逐渐把自己包裹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。在我看来,互联网从一切免费的田园牧歌时代走到今天的封闭和收费,有两个主要问题。一个是网络霸凌,或者叫做语言冷暴力,另外一个就是盗版。

 

今天我们主要来说第一个问题,关于网络霸凌。

 

网络霸凌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,这个词是Cyber bullying的意译和音译组合。传统上一般认为bully是发生在学校里面,小孩之间。但是今天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凡是受到一定关注的人,就必须面对和正视这个问题。

 

2015年1月,在Twitter发布上一年第四季度财报之前的电话会议中,面对缓慢的用户增长率,其CEO Dick Costolo发表了一番令人大跌眼镜的言论,他是这样说的:

 

“我们不断流失核心用户,因为我们没能处理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喷子问题。“

“我们对于自己平台上的辱骂和喷子处理上做的太烂了,而且我们很多年在这方面一直这么烂。“

 

真的有这么严重吗?真的有。众所周知,Facebook比Twitter封闭的多,Facebook可以更好的设置隐私,让你不喜欢(或者不喜欢你)的人看不到你的内容,但Twitter很难做到这一点,因为Twitter更开放,虽然有Block和Mute功能,但仍然很难做到把对方关在你的世界之外。Twitter甚至发布了一段官方视频,教给用户多多使用Mute和Block,以及举报功能,防止自己受到语言暴力的伤害。

 

喷子们竟然改变了两家互联网公司的命运,这是非常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 

其实在这次电话会议之前,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个现象。2014年底,英国最大的报纸,《每日电讯》发表了一篇文章,历数那些因为网络暴力而关闭Twitter帐号的名人,从美国明星Zelda Williams,到英国著名导演、演员Stephen Fry,都是受害者。特别像Stephen Fry这种抑郁症患者,他甚至觉得周围充满了负面情绪,相信在公开在互联网上活动,对他已经成为巨大的灾难。

 

顺便说一句,我也是因为实在不喜欢这种情绪,才几乎不再用Twitter的,虽然它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互联网服务。去年,我开始把帐号加锁,并且不间断的拉黑人,从关注普通用户到关注媒体和我们本地服务帐号,比如市政厅、消防局、路况信息。这确实让我的Twitter干净了很多。

 

在微信帐号的写作者里面,冯大辉、和菜头这两位著名作者,都有在评论中羞辱读者和拉黑的行为,和菜头说,他在新浪微博有55万关注者,假设一个2000关注者的人攻击他。那么如果每天遭受攻击的次数是1%,和菜头会收到5500次攻击,而对方是20次。前者就算在豁达,也不可能完全忽视这种暴力,于是,时而他就会心态平和的回击一次。在我看来,这简直是对后者的一种体验教育,当他攻击和菜头的微弱声音,被和菜头放到几十万读者眼前的时候,大概他可以稍微理解一点和菜头被他攻击的心情。同样的道理,冯大辉会放出来一些评论,挨个回复“傻逼”。同样的道理,大咕咕咕鸡会用“挂人”的方式公开羞辱一部分令他不爽的人。

 

但是,攻击者实在太多了,靠这种办法根本对付不过来。更麻烦的是,你的读者往往很难理解这种感受,就算是喜欢你的那些人,可能也会觉得“你有点过分了”,“你膨胀了”,“你怎么这么小心眼”…

 

下面是我这几天的亲身经历,请看大屏幕:

内容创业评论

这位royxy我是认识的,并且早在2014年就已经明确互相表示了不喜欢对方。但是我上一篇文章,就是关于“社会要宽容那些少数派,不要以宗教/传统的名义煽动仇恨”,又不幸被他看到了。于是这位和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一般,无论你在沙地上蹭,水泥地上蹭,砖头上蹭,甚至砂轮上蹭,都怎么也蹭不掉的爷就又要发表一番评论。

 

我想我前一篇文章的意思很明确,我不会对一些人和所谓社会传统不符的行为进行干涉,也不会去“网络霸凌”嘲讽他们。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有讨厌人,我所讨厌的人是一个个体,并不是因为某种属性而划分的群体。我不会因为一个人是同性恋就讨厌他,也不会因为他出生于某个城市就讨厌他,也不会因为他的社会地位而讨厌他。但,对于某一个特定的个体,我讨厌你,请你滚蛋,这完全是个人之间的事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我又没说过你打我左脸,我会把右脸递过去。但是,他非要曲解我的意思,写一句自以为有趣的话来让人不爽一下,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嘲讽法更是令人讨厌。

 

我想,冯大辉大概遭遇到十倍于我的这种情况,和菜头可能甚至会有百倍于我的遭遇。但就算和菜头见多识广,当他接管了宁财神的微博帐号之后,大概也不免吃了一惊。当时,和菜头这样说:“登录了他的帐号上去看了一下,满屏都是谩骂。感觉是有好多他的亲生兄弟姐妹对他痛心疾首,而且满嘴生殖器官。我不禁为财神心疼了起来,召唤来近800万粉丝,都是什么货色啊?这些人既不会买你的小说,也不会看你的电视剧,无非是找到一个可以踩名人的机会,可以体现自己的勇气与道德,让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有那么一点盼头。”

 

不到这个地步,很难体会这样的感觉。做为稍微有一点点读者,但一点也算不得红的我,至少可以有一点体验,能够试图想象他们的状况,这时候会觉得真正的名人真是太不容易了。更糟糕的是这些人被认为是强势的一方,竟然大部分人们认为这些人挨几句骂没什么大不了的,应该“大度一点”,像冯大辉这样偶尔挨个骂回去的行为竟然还会遭到嘲讽…

 

要是在美国,你可以去跟心理医生倾诉一番,然后拿着诊断结果上法院。但在中国这条路走不通,以前大概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像冯大辉那样,挑出一些特别不顺眼的,放到数十万读者眼前,挨个回复傻逼,让自己稍微舒服点。这个办法有个缺点,它并不能阻止那些特别变态的人,那些家伙被骂了之后反而会觉得自己成功了,甚至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。但随着和菜头开始搞收费帐号,总算是又多了一种新办法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